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盘点特朗普“美国优先”贸易政策:雷声大雨点小

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究竟兑现了多少他在竞选时有关“美国优先”的贸易政策的承诺呢?

回顾2017年,可以看到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雷声大雨点小”:他花了大量时间在公开演讲和推特上斥责全球主义,上台之初就跟德国就贸易赤字问题干了一仗,最终却不了了之;在选战中,他誓言要对对美巨额逆差的国家征收高额关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美韩自贸协定”,甚至退出世贸组织(WTO),然而他除了签署总统令退出TPP之外,上述诺言一个也没有实现。

包括WTO和各贸易机构在年底的总结性报告都认为,特朗普并没有成功实现其大部分贸易保护主义的想法,因此,此前对于贸易保护主义形势的估计被夸大了。但2018年的风险仍存在:数据显示,美国在2017年已出台大量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且相关措施主要针对中国与加拿大两个国家;NAFTA的重新谈判存在诸多变数;在WTO方面,特朗普政府希望使用“拖字诀”逼迫WTO按照其希望的方向进行改革。

再看特朗普反对全球主义的出发点,即其所认为的全球贸易令美国贸易赤字高筑,令人感到讽刺的是,最终特朗普的上述诸多贸易措施恐怕并不能削减美国的贸易赤字,而他所实行的税改方案还极有可能继续推高美国的贸易赤字。

啼笑皆非的开端

令国际观察家感到一丝惊讶的是,特朗普胜选后,首先选择挑战的并不是中国。

一位驻欧洲的首席经济学家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如果以特朗普选战中对华言论以及对美贸易赤字国的严重程度来看,特朗普避开中国、指向德国多少令人感到有些意外。

当时,特朗普及其幕僚指德国通过操纵欧元汇率的方式获得了竞争优势,并导致对美产品价格低廉,令大量产品涌入美国市场,对美国极其不利。显然,特朗普团队并没有过多在意德国产品的竞争力,而是将德国的顺差归结于欧元的走弱。

不过,这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开端:似乎受到了进程的影响,特朗普政府起初真的认为可以同德国单独商谈一份双边贸易协定。但他没有意识到,在欧盟法律框架下,德国总理默克尔无权同其他国家进行双边贸易谈判。

而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Peter Navaro)对于欧央行和汇率的基本事实都出现错误的言论,更是在德国和欧洲政界激起对他的群嘲,这也及时被白宫中的全球主义者抓住当作他学识浅薄的把柄。

当时,纳瓦罗对媒体表示,欧元就像是一种“隐性的德国马克”,偏低的币值使德国相对于主要贸易伙伴具有优势。默克尔随即回应,德国不会操纵欧元汇率,欧元汇率属于欧洲央行的职权范畴,德国一直支持欧洲央行的独立性,并且不会改变这一立场。

在白宫内部的全球主义者和美国至上的民族主义者的争斗中,特朗普的贸易团队迟迟无法到位。在特朗普就职近三个月后,早早得到总统提名的美国贸易办公室代表(USTR)莱特希泽却依然无法履职,甚至在他的提名听证会过去近一个月后,任命状依旧迟迟未来。莱特希泽一天不能上任,国会和白宫之间就无法等到特朗普贸易政策开启磋商程序,也无法就NAFTA重启谈判。

最终,当莱特希泽履职后,作为一位从“里根时代”走来的钢铁贸易案律师,他为特朗普重视双边贸易、轻视多边贸易关系的方针制定了更细化的方案。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即便是到了2017年年末,莱特希泽至少有4位重要的副手还是没能通过美国参议院的最终任命或听证。对此,他对参议院共和党同僚暗叹,自己在USTR就是个“光杆司令”。

税改导致贸易赤字增加

虽然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论调来势汹汹,实际上2017年是近5年来全球贸易增长首次同全球经济增速持平的一年。WTO此前宣布将2017年全球贸易增长的预测从2.4%上调至3.6%。

英国智库经济和商业研究中心(CEBR)的年度报告也称,2016年曾担忧因特朗普胜选,其追捧的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政策会阻碍美国经济增长。然而一年之后,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对增长的影响其实比担忧的要少。

特朗普之所以抨击贸易全球主义,其中心论调在于认为,外国对美国进行不公平倾销,夺走了美国工人的就业岗位,推高美国贸易赤字。

在亚洲行中,特朗普再次强调要减少贸易赤字,并将之形容为“不可接受的”。特朗普指出,“我们将开始削减,并尽可能快地削减贸易赤字。”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任何主流经济家都认为,美国贸易赤字的产生在于美国人消费过度却不储蓄。一个国家在经济上强大与否,与贸易赤字没有什么相关性。

其次,即便认同特朗普降低贸易赤字的逻辑也要看到,他所实行的大规模减税但不降低政府支出的政策与希望降低贸易赤字的愿望是无法共存的。

实际上,大部分经济学家都预测,大规模减税将推高贸易赤字。原因在于,共和党人提议通过大规模减税来减少联邦政府税收的同时,联邦政府的开支却没有相应地减少。为了担负起减税的成本,政府将需要从市场上借到更多的美元,其中一些将来自外国投资者。最终,外国人将通过向美国人出售更多的商品和服务来获得美元,这将近一步扩大贸易差距。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弗兰克尔(Jeffrey Frankel)指出:“大规模减税将导致预算赤字。”美国尽责联邦预算委员会预测,当前议程中的税收与支出立法可能最早于2019年把美国推回万亿美元赤字的境地。

而通过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预算模型可以得出的结论是,税收减少导致政府债务增加,这将导致未来10年,美国经济年增长率最多提高0.1个百分点,而贸易赤字有可能在未来10年内增加8000亿美元,这意味着贸易赤字将以每年约16%的速度持续增长。

不知道届时特朗普又会怪谁。

责任编辑:爱财界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