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战况胶着,ST生化控制权仍难落定

在12月1日创下近一年来的最高价35.5元后,撇除中间6个交易日的停牌,ST生化阴跌至今,12月22日收盘报价为30.8元,跌幅为1.28%。

投资者信心仍受到这家生产血液制品的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争夺战所影响,资本角力的激烈程度超过想象。

近日,ST生化董秘闫治仲广泛接触媒体,对外重申公司及振兴集团坚定支持佳兆业ST生化实控权的立场。

尽管凭借中小股东的支持,来自浙江的资本巨鳄浙民投顺利上位,但原第一大股东振兴集团和ST生化管理层的态度,令浙民投这位新晋第一大股东位置尴尬。而此时,由地产公司佳兆业控制的航运健康、信达深圳公司、振兴集团三方推动的债务重组以及股权转让仍在继续进行。

12月20日,振兴集团表示,为了更好地推进债务重组,航运健康、信达深圳公司、振兴集团签署《关于债务重组三方协议的补充协议》,将原来签订条款中的付款方式进行变更。本由振兴集团必须在12月20日之前支付给信达的第一笔重组补偿金,将由航运健康为振兴集团代付。

最新消息显示,航运健康已向信达深分支付了第一笔重组补偿金1.3898亿元;更早前,航运健康已向信达深圳公司、航运健康及振兴集团共管的账户支付了第一笔股权转让款1亿元,向振兴集团支付了股权转让款1亿元。

振兴集团表示,与佳兆业的协议处于正常履行状态。

与此同时,在监管之下,围绕ST生化控制权争夺及股权交易的更多内情正得以曝光。

从振兴集团持股转让一事上,或存在瑕疵。11月8日,ST生化实际控制人史珉志将其所持振兴集团98.66%的股份转让给史跃武,11月9日,振兴集团已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公司实际控制人由史珉志变更为史跃武。

但根据《收购管理办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在上市公司收购中,收购人持有的被收购公司的股份,在收购完成后12个月内不得转让”。

振兴集团对此解释,史珉志与史跃武系父子关系,振兴集团的实际经营决策仍由史珉志作出,本次调整不涉及实际控制人的变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史珉志。

而深交所要求振兴集团提供证明材料,论证在史珉志未直接或间接持有振兴集团股份的情况下如何控制公司经营决策。此外,振兴集团持有ST生化股份权利受限情况及债权人情况,以及相关债务的利息金额、处理方式等问题也需补充说明。

另外,深交所要求航运健康披露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说明公司股权结构、资金来源及收购目的等内容,以及在11月28日签订收购振兴集团持有的ST生化股份协议前,是否与与振兴集团、信达深圳存在其他利益关系。

佳兆业此前因黑天鹅事件导致债务违约,被长期停牌,后得到众多金融机构驰援,公司重新走上正轨。风水轮流转,此前需要白武士的佳兆业此次扮演的白武士的角色。因披露要求,佳兆业在航运健康上,与中信之间复杂的利益关系得以展开,但也印证介入ST生化股权大战系佳兆业的独立行为。

目前,对于深交所发出的多份要求补充说明的关注函,振兴集团、ST生化和航运健康均未能及时回复,他们把回复日期推迟到12月29日。

而浙民投合计持有ST生化8177万股,持股比例为29.99%,迫近30%红线。但尽管拿下了第一大股东之位,在未实行ST生化董事会改选,让代表公司意志的人士有话语权之前,浙民投离控制ST生化尚有一段距离。

在航运健康作出的权益变动报告中,佳兆业表态,将向上市公司推荐合格的董监高人选,不排除增持的可能。这被解读为佳兆业仍意在获取ST控制权的态度。

针对增持与否,在第一财经对佳兆业的采访中,佳兆业未给出明确答案。加上信达深圳公司的投票权,权益变动完成后,佳兆业在ST生化中拥有投票权的股份数量合计6162万股,占上市公司股份总额的22.61%。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