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交易不活跃联手做市商拉抬股价,一纸处罚揭开“明星股”易所试操纵内幕

近日,证监会公布了对新三板公司易所试(430309.OC)及其做市商中泰证券的行政处罚,认定二者在两年前易所试定增实施期间操纵公司股价,体现了对新三板市场建设早期交易乱象的从严监管态度。

证监会对易所试、中泰证券分别处以100万元罚款,对易所试时任实际控制人、总经理和董秘,以及中泰证券场外业务和做市业务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并罚款。

易所试曾是新三板的一只明星股,是位于上海的一家互联网营销公司,为消费者提供“试用”体验,来帮助厂家塑造品牌和培育市场。公司早在2013年就登陆了新三板,并完成三轮共2.5亿元融资。在转为做市交易的2015年当年,公司净利润达2000万元,同比增长三倍。

不过,由于扩张激进以及行业环境变化迅速,公司很快陷入亏损,去年亏3400多万元,今年上半年再亏2100多万元,周五公司股价跌5%至3毛6分钱,接近历史最低价。

拉升股价为融资

2015年8月,正值易所试第三轮定增实施中,公司股价在短短两周里突然拉升近一倍,从14元涨到27元。在此之前,易所试股价连续下挫,已经低于公司刚刚公布的融资计划中不低于20元的价格增发价格。

这一不寻常的现象引起了监管者的关注。去年2月,证监会决定对尚在停牌期间的易所试、中泰证券股价操纵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监管者发现,2015年8月6日至19日,中泰证券应易所试方面要求买入公司134万股,合计2800多万元。中泰证券这期间为易所试做市的交易量和交易占比与操纵前一个月相比都存在高度异常。

为配合中泰证券的拉抬行为,8月6日,易所试有意披露在7月30日签订的“速递易”合作协议。8月17日,易所试发布净利润同比增长172%的半年报。期间,中泰证券相关人士还向机构投资者推荐过易所试股票。

2015年8月7日至11月25日,易所试相关责任人控制“孙某辰”、“韩某冰”、“刘某刚”、“罗某炜”四个账户,多次买入公司股票,买入价从16.3元到23元不等,共计买入91.9万股,花费金额1930万元。

操纵行为致使易所试股价在这期间从14.8元上涨至27.2元,涨幅81%,远远高于同期三板做市指数上涨幅度4.5%。

易所试股票从当年8月20日起停牌,到11月复牌后开始持续下跌,以立案调查日股票收盘价计算,中泰证券做市户亏损约258万元,易所试控制的“孙某辰”等4个账户亏损约508万元。

根据股转公司业务规定,做市商不得利用内幕信息进行投资决策和交易,利用信息优势和资金优势,单独或者通过合谋,制造异常价格波动。

证监会表示,新三板挂牌公司的股票属于我国境内发行和交易的股票,其交易行为应当适用《证券法》。《国务院关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关问题的决定》(国发〔2013〕49号)明确规定“证监会应当比照证券法关于市场主体法律责任的相关规定,严格执法,对虚假披露、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行为采取监管措施,实施行政处罚”。

50亿定增流产

12月18日,易所试在收到行政处罚书后不久也取消了50亿元定增计划,公司去年2月开始酝酿以10元到12.5元价格增发4亿股,随后因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搁置。

由于扩张激进以及行业环境变化迅速,公司很快陷入亏损,去年亏3400多万元,今年上半年再亏2100多万元。今年7月,易所试公布重大资产重组失败。经过一年半停牌,7月6日,公司复牌当天股价暴跌95%,从15元跌至0.58元,沦为仙股。

由于风险暴露,易所试的做市商们从今年4月就开始纷纷撤出,光大证券、招商证券、国泰君安、海通证券和中信证券全部退出为公司做市报价。

记者致电易所试证券事务部,截至发稿尚未取得联系。公司收到处罚决定书后,并未提出行政复议。

不过,公司在申辩时称,公司主观上不存在为了定增拉抬自身股价的动机,客观上也不存在与中泰证券合谋操纵市场的行为,在涉案期间发布利好信息的行为合法合规。

公司认为,所谓操纵实质上是新三板流动性不足、缺乏大宗交易机制的客观限制下,做市商协助看好挂牌公司的投资者,在二级市场大宗买入股票的行为,其目的正当,不具有操纵股价的主观恶意,也不存在欺诈手法。

易所试请求,虽然证监会应当比照《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对新三板市场监管执法,但在比照执法的过程中应充分关注新三板与主板在市场基础与制度基础方面的差异性,在认定是否存在股票价量异常时不能直接套用对主板市场操纵行为的认定标准和处理方式。

中泰证券也提出申辩,其称涉案交易行为是履行做市商市场交易组织者的正常职责,更接近于回购交易,不应比照《证券法》操纵市场的相关规定。此外,中泰证券不存在借助易所试披露利好消息推荐股票的情形,并且涉案行为并未产生危害后果,未损害投资者利益。

一位不愿具名新三板投资机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价格操纵在新三板的影响跟A股比较为有限,因为新三板投资者更加理性,不会因为交易活跃、股价走高而跟风炒作。

虽然涉案各方已经认罚,但是新三板做市交易制度的完善性依然值得市场反思。

前述投资机构人士表示,做市转让缺乏没有大宗交易平台,投资者之间不能交易,如果有大宗交易必须跟做市商事先沟通,只能做市商从卖方先接下来再卖给买方,这之中就会涉及内幕信息,多多少少处于灰色地带。

近日,有消息称,新三板交易制度改革措施即将推出,其中就包括增加做市转让的盘后大宗交易。

一位大型券商做市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大宗交易一直是有股东进退的核心诉求,有了大宗交易可以买卖双方可以直接进行交易,做市商也能够通过大宗交易接货,这样能有效实现流转,但现有模式下都是不可能的。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