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人民币汇率企稳 9月外汇占款“转正”,结售汇重现顺差

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10月19日分别发布了2017年9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数据以及前三季度银行结售汇数据。

继我国外汇储备连续8个月回升之后,9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余额增加8.5亿元,为23个月来首次上升;同时,银行结售汇顺差3亿美元,结束连续26个月逆差。

专家分析称,上述变化主要是受人民币汇率变动的影响。随着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向好、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日臻完善,人民币汇率也将趋于均衡合理水平。

十九大代表、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近日在十九大会议期间对媒体表示,近段时间人民币汇率比较稳定,而且能够看到汇率是市场化推动的,央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常态化干预,十九大以后人民币汇率会有更加稳定的基础。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中指出,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趋向均衡,近期外汇供求处于基本平衡状态。未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仍将保持总体稳定。

外汇占款增加值转正

数据显示,9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余额增加8.5亿元,至21.5万亿元人民币,为2015年10月以来首次上升。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9月央行外汇占款余额的月度变动是在连续22个月负增长之后,首次转为正值,不过规模较小,依然在0附近,意味着对流动性的贡献较弱。

此前,央行公布9月官方外汇储备新增170亿美元,谢亚轩估算,汇率折算因素、资产估值因素的影响分别为-25亿美元、-100亿美元。外汇储备正增长的主因仍不是外汇占款,而是利息收益和投资收益。

谢亚轩预判,在央行较少干预外汇市场,让外汇市场供求变化调节汇率走势情况下,央行外汇占款不具有大幅增长的可能性,国内外汇市场供求弱平衡。年内人民币将对美元汇率窄幅“双向波动”,而非单边的升值或者贬值。

过去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对国内流动性影响的主要途径之一是央行外汇占款,随着外汇占款在0附近波动,这也意味着美联储缩表对国内流动性的影响弱化。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则指出,央行外汇占款变化主要受人民币汇率变动的影响。今年以来,受我国宏观经济企稳回升、美元指数下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完善等多因素作用,人民币汇率从贬值预期逐步走向升值预期,特别是在今年5月份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机制纳入“逆周期调控”因子以后,人民币对美元升值速度加快,市场主体结售汇行为也随之发生变化,最终使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余额出现同步回升。

“目前,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向好、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日臻完善,人民币汇率也将趋于均衡合理水平。”温彬称。

外汇供求基本平衡

今年5月以来,随着跨境资金流出的压力减小,银行结售汇逆差规模也在不断收窄,并于9月再现顺差,这是继2015年6月以来的首次顺差。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中指出,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趋向均衡,近期外汇供求处于基本平衡状态。

具体数据来看,第一,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付款逆差大幅收窄。2017年前三季度,银行结售汇逆差1129亿美元,同比下降54%;其中,8月逆差38亿美元,9月顺差3亿美元。前三季度,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1115亿美元,同比下降56%。其中,8月逆差35亿美元,9月逆差进一步降至17亿美元。

第二,售汇率同比明显下降,企业外汇融资需求逐步回暖。前三季度,衡量企业购汇动机的售汇率,也就是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6%,较2016年同期下降8个百分点。其中,一至三季度分别为68%、67%和63%,说明企业购汇更趋理性,并根据实际需求合理开展外汇融资,购汇偿还的情况减少。截至2017年9月末,境内外汇贷款余额较上年末略有下降,上年同期下降700多亿美元。

第三,结汇率同比稳中有升,企业、个人持汇意愿均有所回落。前三季度,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也就是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3%,较上年同期上升2个百分点,其中,一至三季度分别为62%、63%和64%。从企业境内外汇存款看,一季度余额上升近400亿美元,二季度上升90亿美元,三季度下降253亿美元。从个人境内外汇存款看,一季度余额略增3亿美元,二、三季度均减少20亿美元,说明境内主体持汇意愿下降,对外支付时使用自有外汇增多。

第四,银行远期结售汇总体呈现顺差。2017年前三季度,银行对客户远期结汇签约同比增长1.2倍,远期售汇签约下降5%,远期结售汇签约顺差77亿美元,2016年同期为逆差581亿美元,说明当前人民币贬值预期明显减弱,企业远期结售汇需求有所调整。

第五,外汇市场供求呈现基本平衡,推动外汇储备余额持续回升。截至2017年9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1085亿美元,比2016年末上升了980亿美元。其中,2至9月份储备余额连续8个月回升。

上述新闻发言人称,今年以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更趋平衡,主要体现了内外部经济金融环境的发展变化。未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仍将保持总体稳定。主要受三大基本面支持。一是经济基本面更加坚实。2017年以来,国际组织等机构多次上调对2017年中国经济的预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由年初时预测的6.5%逐步上调至目前预测的6.8%,世界银行由年初的6.5%上调至近期的6.7%,说明国际社会更加看好中国经济。未来我国将继续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二是政策基本面提供保障。我国将进一步参与和推动经济全球化进程,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一方面,随着国内营商环境的不断改善和对外开放措施的积极落实,外资流入仍将保持稳定;另一方面,国内债券市场、股票市场与国际市场的联系更加紧密,相关便利化措施不断跟进,有助于促进境外投资者投资境内资本市场。

三是市场基本面持续增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更趋完善,市场主体更加多元化,持续单向的升值或贬值预期将明显减弱,有助于熨平跨境资金的大幅波动,保持外汇供求的总体平衡。

外部因素来看,美联储9月20日称,将于10月份启动减持债券资产的计划,并表示年内仍可能上调短期利率。美联储启动“缩表”将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产生什么影响?

外汇局新闻发言人称,美联储加息以及缩表不会根本动摇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趋稳的格局。从2015年底美联储首次加息以来的实际情况看,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经历了从流出到趋向平衡的过程。

外汇政策取向坚持四个基本内涵

随着目前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形势回稳向好,下一步,外汇管理的政策取向将有何变化?

就此,外汇局新闻发言人称,在外汇管理理念上将坚持两项基本原则:一是坚持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改革开放,支持和推动金融市场的双向开放,提升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二是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防止跨境资本无序、高强度流动对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的冲击,维护外汇市场稳定,为改革开放创造健康良性稳定的外汇市场环境。

在政策取向上强调四个基本内涵:一是坚持改革开放,完善外汇管理政策框架,进一步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全面提升外汇管理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水平。二是稳步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三是构建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与微观市场监管体系,严厉打击外汇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国家金融稳定和经济安全。四是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继续推动外汇市场深化发展。在保持外汇储备安全性、流动性的基础上,实现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