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互联网金融2.0时代:国有大行、互联网巨头步入蜜月期

互联网金融巨头与传统银行一拍即合,合作进入蜜月期。

仅今年6月,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就先后“瓜分”腾讯、百度与京东。而更早时间,建行在今年3月已率先联手阿里巴巴。

传统大行与互联网金融巨头BATJ的联姻,颇有巨头交叉配对、划阵营的意味。然而多位受访银行人士及互联网金融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只是时间巧合,并没有划分阵营。

不划阵营,但要“看对眼”

事实上,今年最早与腾讯牵手战略合作的并非后来的中行,而是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华夏银行。

对于腾讯与华夏银行的合作,华夏银行副行长关文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下一步将探讨成立联合实验室,对前沿技术进行研究。他认为,主流的互联网公司与国内中型以上商业银行的合作不会单体独一进行,而会往共享和合作的道路上走。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公开资料,BATJ牵手四大行之前,四家银行与BATJ的战略合作早已有之。目前BATJ与银行展开的合作已达30余起,合作内容多元化、有交叉性,然而却少有项目落地。

例如,早在2004年,工行就与腾讯签署合作协议,2007年又与阿里巴巴在企业信用贷款等方面展开合作,均未取得显著进展。今年,工行选择与电商巨头京东合作,合作将在金融科技、零售银行、消费金融、企业信贷、校园生态、资产管理、个人联名账户等领域展开。

以蚂蚁金服与传统银行的合作“财富号”为例,“财富号”是蚂蚁金服向金融机构开放的自运营平台,“通过开放平台的渠道,通过技术风险方面的能力,与金融机构共建共享,”8月14日,蚂蚁金服副总裁徐浩在“金融风险防范与财富管理市场发展”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上称,蚂蚁金服已经与200多家银行类金融机构、100家金融公司、90多家保险公司开展合作,共同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而银行与BATJ之间谋求合作也需要“看对眼”,彼此之间的默契是合作的基础,而各家银行的合作重点与契合点各有不同。

作为中国普惠金融最坚定的践行者之一,农业银行在BATJ合作中选择牵手百度。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认为,百度与农行在普惠理念上是高度契合的,“农行坚持普惠理念,连接城乡,服务了最广泛、层次最丰富的客户群体。而百度金融从成立的第一天起,也将‘普惠’作为自己的愿景和价值所在。”

华夏银行总行首席信息官王汉明在谈及腾讯和华夏银行之间的合作时,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双方都是比较务实、讲究效率的机构。腾讯看重的是华夏银行的稳健及做事风格,双方合作是比较契合的。

“大行的效率让我们感到惊讶,”参与京东金融与工行合作的京东金融科技事业部负责人谢锦生感叹到。京东和工行的合作,涉及工行的部门多达15个,整个谈判只花了两个月左右时间,“工行内部的推动力、执行力非常厉害,完全不像一个庞然大物的效率。”

并非没有防备,介意数据安全

互联网金融政策以及监管环境的明显收窄,令互联网金融巨头声称要颠覆传统银行模式的宣言停在了昨天,转而与四大行甜蜜牵手。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中了解到,BATJ与四大行合作,彼此并非没有防备之心。

例如,京东金融联手中信银行推出联名信用卡“小白卡”,京东消费金融事业部负责人区力表示,联名卡涉及用户的还款行为,虽然我们有他的消费行为数据、征信数据,但对于客户的贷后表现,京东金融只能掌握大概。

“银行很难会把客户的逾期数据给到我们,但整体的贷后表现我们会知道。每家银行对信息安全或者他们的交易数据有不同的政策,我们尊重每家银行的政策,更重要的是符合监管的要求。”区力说。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李建军认为,互联网金融公司与传统银行的合作重点在于信息安全,但目前在数字资产的归属问题上,法律还没有一个清晰的界定。

在8月14日的“金融风险防范与财富管理市场发展”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上,国家金融创新实验室副主任殷剑峰表示,互联网企业和传统银行业,未来应该是竞争性的合作或者是在合作中竞争。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