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复星海外并购不强调速度 全球合伙人制度有进有出

尽管2016年,复星国际(下称“复星”,00656.HK)的海外并购速度似乎有所放缓,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在接受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访问时称,复星从不逼迫自己海外并购的速度,会根据自身的能力和机会调整投资步伐。另一方面,在复星新生代管理层登场后,复星的管理层也主要介绍了全球合伙人的制度,郭广昌称,复星合伙人并非终身制,每年会有新增和退出,而且会控制规模,不会让速度增长太快。

海外并购不强调速度

2016年,复星的海外并购布局速度似乎有所放缓,郭广昌称,复星从来不逼迫自己要快,但是有机会出现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慢,复星会根据自身的能力、机会和战略来调整自身的步伐,既不会太快,也不会太慢,会一直向前走,包括海外布局的进一步完善,以及国内布局的进一步加大等。

郭广昌认为,希望复星做全球化的推动者,而且在全球化的过程中,不能只是赚钱,而是投资过程中要造福当地社区,让当地民众感觉复星能够给他们提供好的生活方式。

复星联席总裁陈启宇认为,印度的潜力非常大,因为目前印度整个社会发展阶段很像中国15年前,未来的增长有多方面优势,包括医药服务、金融、保险等产业,这些产业都是复星关注的,如果可以把中国优势跟印度优势嫁接起来,相信复星的各个产业竞争力的可持续性会更好。

复星联席总裁徐晓亮称,俄罗斯也是另一复星看好的新兴市场之一,随着俄罗斯的政治趋于稳定,加上俄罗斯本身正在进行强有力的产业升级,未来发展动力很大,如此庞大的市场,更需要国际资源的对接,因此,俄罗斯也是复星全球布局的一个市场。

复星执行董事及高级副总裁龚平称,在海外地产投资方面,复星应该主要专注核心项目的投资,他认为,纯粹开发一个房子卖出去或把砖头垒起来创造价值的时代已经慢慢变成过去时,应该更多地结合资本优势、产业平衡上的理解,把“健康、快乐、富足”的概念跟地产嫁接在一起,让房地产的核心竞争力超越房地产本身的价值。

龚平称,复星如果要实现全球布局,在全球主要城市会通过投资、自建、合资或者购并,形成尽可能本地化的团队,在过去几年,复星在东京、纽约、圣保罗、苏黎世、伦敦和莫斯科都有自己的团队全方位覆盖,不过由于每个市场的不确定因素不一样,所以未来复星对特定机会还是持有审慎态度。

全球合伙人制度有进有出

郭广昌在记者会上称,对梁信军的离开表示遗憾和不舍,他与梁信军25年兄弟情深,梁信军也为复星的发展立下了巨大的贡献。郭广昌承认,这25年以来对梁信军很苛刻,要求也很严格,对他从来不客气,有啥说啥,因此在梁信军的身上体现了复星坦坦荡荡的企业文化。

郭广昌称,丁国其和梁信军的离开短期内对复星是有一定影响的,但是长远来看,这次调整也让大家看到了复星集团新生代管理层的亮相,复星经过多年的培养,人才辈出、战将如云,这次调整逼迫了复星更多的思考,也给了年轻人更多的机会。现在董事会有来自人力资源的专家,也很有国际化眼光的专家,形成了很好的全球管理能力,大家都在发挥更多重要的功能。

郭广昌还把企业比喻成一个球队:“总有球员需要休息,如果让36岁的球员一直踢下去,再优秀也不行”,需要补充新鲜血液,而复星永远会是一个充满新鲜血液、充满激情的企业家球队。

郭广昌称,对复星新的管理团队的期待,最重要是自我驱动,就像足球场上的足球员一样,每个人都要发挥各自特色,学会配合,并且在某个位置上缺位能够补上,希望新的管理层去创造、努力、不断学习、不断提高去带领复星赢得更多机会。

郭广昌表示,复星合伙人是企业使命和战略的实践者。他希望合伙人不仅能独当一面,还具有整合集团内外资源,拓展复星生态系统的能力,他夸奖陈启宇工作能力很强,而徐晓亮则是一个帅才。不过他也强调,复星合伙人并非终身制,每年会有新增和退出,而且会控制规模,不会让速度增长太快。

针对合伙人的退出机制,郭广昌称,一方面可能因为身体原因,也可能是自己兴趣发生转移,希望把更多时间放在家庭里,并不会要求每一个人一直要“踢球”,另一方面,是合伙人的业绩不符、价值观不符,也会淘汰。

复星首席执行官汪群斌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尽管自己头衔发生变化,但工作角色并没有发生很大改变。在复星早期,郭广昌和梁信军都是合伙人,大家在工作上都是全覆盖的,相互补位的,过去梁信军对外可能更多一些,而汪群斌则对内更多,随着复星进一步发展,近几年加强了团队建设,其中一个重要举措是发展合伙人模式,目前汪群斌的主要任务,是如何让合伙人能够发挥好作用,让这些合伙人更多地去承担组织发展的责任。

汪群斌称,做企业要有实实在在的目标,合伙人的考核标准主要依据利润、现金流和市值,大约需要每个人承担5至10亿的年利润。他认为,成为合伙人需要志同道合。康岚称,合伙人主要是一种企业文化,首要是要价值观一致才能合伙,而且能力也要旗鼓相当,这样大家才能共同创造价值,相互有补位意识,主要目的是凝聚一批人一起实现一个梦想。

龚平表示,自己被宣布成为第一批合伙人的时候,更多想到的是责任和担当,过去只管地产板块,但现在成为了全球合伙人,站的高度已经不一样,会更多地关注整个集团的运作。

汪群斌进一步指出,葡萄牙保险公司Fidelidade的首席执行官Jorge Magalhães Correia成了合伙人以后,除了把保险这块发展得很好,也很关注葡萄牙新的投资机会,今年成功投资的葡萄牙商业银行的项目,就是他牵头完成的。全球合伙人有定期的沟通机制,一般每个季度都会召开合伙人会议,而平时他们主要透过复星通、钉钉等社交软件来沟通,主要基于工作层面,或项目层面。

责任编辑: 李晓峰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