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王功权:重出江湖投资旅游 | 投资人说

在淡出公众视线几年后,最近,王功权以北京青普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青普”)合伙人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线中。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王功权坦露了进军旅游投资的缘由——喜欢旅游,想要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在王功权看来,消费升级带来的旅游和文创商机潜力巨大,当然也蕴含挑战。

开始自己创业的王功权其实比以前更忙了,一天要工作12个小时以上,但他却非常满足,用“痛并快乐着”来形容现在的工作生活。

做喜欢的事业

王功权的职场历程很是光鲜——曾经的鼎晖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及创始人之一、作为中概股天使投资者有多次成功案例;也曾是万通实业集团总裁、董事局副主席。

“我觉得我现在已经从纯粹的投资界淡出了,算是自己在创业。”这是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王功权说的第一句话。

所谓“淡出投资界”的王功权其实低调进军了旅游界,青普就是由王功权与杨雪山等合伙人共同发起成立,其以“回到原初”为价值理念,倡导人文度假生活方式,提供文化消费和旅游消费升级服务的企业。

谈及缘何选择旅游业,王功权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很简单,就是个人喜欢,我很喜欢旅游,去看各地的山川河流,也很喜欢去山清水秀的地方度假,因此选择了创立旅游公司。”

“个人喜好特征明显”、“性情中人”是不少投资者对王功权的评价。似乎这也印证了王功权投资旅游产业很符合其风格。

当然,王功权并非完全凭感觉投资,其有自己的商业逻辑,在王功权看来,消费升级就是最好的商机之一。

“我很看好消费升级所带来的文化和旅游产业红利,度假就是一个潜力市场,商家要加大对文创的升级和开发。消费升级后,人们对旅游度假的需求升温,但同时匹配的项目其实是缺乏的,中国目前的度假产品并不成熟,传统2.0版本的参观式旅游已经不能满足度假者的需要,度假者渴望深度的互动式体验。度假产品结构性失调、有效供给不足成为中国旅游度假产业发展的主要问题。因此就更有投资的必要了。”王功权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王功权认为,青普在中国消费迅速升级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近年来,我国居民消费结构中商品消费比重持续下降而服务性消费比重不断上升,居民生活质量在逐步改善、消费结构在不断优化。但在人均GDP同等水平下,我国文化消费规模也仅为发达国家的1/3左右,文化消费拥有巨大升级空间。文化消费的高低一方面取决于居民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另一方面取决于文化产品的供给。文化消费需求的“倒逼”,也促使旅游等相关产业对文化产品需求的加速,文化已成为市场风潮和刚需。

出手“花间堂”

继2015年风云资本、华住集团、合一资本等机构给青普6800万天使投资之后,在2016年底,青普获得2亿元A轮融资。投资由阳光保险集团的阳光融汇资本、天奇阿米巴资本、华瑞善德等四家机构完成。

有了融资自然会有相应的投资项目。

就在近期,青普与精品度假酒店品牌“花间堂”正式完成股权层面的融合,青普成为花间堂的最大股东。

花间堂在近年来声名鹊起,该品牌于2009年诞生,将酒店产品作为分享与连接的平台,融入历史传统、人文景观、文化创意、休闲娱乐、旅游等资源。

“合作谈判算很迅速,我们双方第一次见面就谈了4个多小时,非常投契,我们从投资模式到品牌的保持等都认真交流过,从接触到目前约半年时间,算是很快敲定合作的。”王功权表示,青普通过购股加换股的方式成为花间堂的主要股东及合作伙伴,支持花间堂已有的运作体系及发展规划,双方基于各自的品牌特性、资本和资源互补共同打造人文度假休闲产业链。

据了解,花间堂创始人之一刘溯成为青普高级合伙人并继续担任花间堂董事长一职;花间堂创始团队成员何少波成为青普高级合伙人并继续担任花间堂总裁一职,负责花间堂全面工作。

“投资花间堂的主因之一是希望未来在旅游度假领域可以实现场景化体验消费,并且形成文化、主题等度假旅游叠加效应和互动效应。高端人文度假领域有着很大发展空间,青普与花间堂的市场定位具有很强的叠加性、资源有很强的互补性。我希望打造的是度假场景社群,包括度假服务和定制游服务等。而未来我们也会通过并购、整合等方式拓展更多的相关度假、文创领域项目。”王功权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机遇与挑战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中国旅游市场规模为4万亿元人民币,对GDP综合贡献率达到10%。2016年中国休闲度假市场容量达到1500亿美元,复合增长率为13%。休闲度假产品的创新将成为旅游行业未来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这些都让王功权看到了机遇,其认为旅游文创等消费升级所涉及的领域会是未来不错的投资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在与花间堂战略合作的同时,青普通过线上社群定制、线下服务支持、提供人文度假产品,在精品酒店、文化创意产业以及旅游度假行业等产业链上下游开展生态合作。

“现在都说O2O,互联网的业务要落到实体,就我们的投资方向而言,只要是和消费升级、旅游度假有关的并购、整合都可以看,其中也包括线上和线下项目。”王功权说。

尽管机遇不小,而王功权看到的挑战也很大。“民宿等连锁住宿业的升级需求强,但供应不足,而且存在个性化和标准化如何平衡的挑战和规模化挑战,目前资本对于该领域的投入也过于浮躁。我觉得今后服务业需要跨领域人才,这类人才目前是大量缺乏的,此外文创项目的创新力也需提高。”王功权坦言。

虽然压力不小,但已经50多岁的王功权依旧每天处于兴奋状态去迎接挑战。“我现在比做投资人时忙多了,纯投资时是由创始人团队在前面铺业务的,现在是我自己创业,我就是负责一线业务的。我的工作时间至少是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超过12个小时,我和我的创业团队不停地开会,研讨。”王功权略带兴奋地透露。

也因为太忙,“诗人”王功权现在很少有时间写诗歌了。

“尽管很忙,但非常充实,感觉又回到了当初创办万通的时候那样,内心还是很兴奋的。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现在的我是‘痛并快乐着’。”王功权如是说。

责任编辑: 李晓峰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