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颠覆] 你所知道的关于物联网的一切都是错的

摘要:类似这样的技术,很快将变得越来越普遍,硬件制造商可以使用更小的电池,继而制造出人们真正需要的物联网产品。这些产品由市场驱动,他们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无法关注物联网里一些更重要的问题。

物联网很容易被人误解,即使单独讨论“物联”这种现象也是如此,因为这个名词本身就已经给人造成了很大误导。

如今,物联网是我们听到最多的行业趋势之一,外界也充斥了各种各样的宣传。有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物联网市值将会达到250-500亿美元。这的确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前景。我们的世界,实体环境可以和互联网及其他可连接设备交互数据;我们的世界,将变得更方便、更无缝、更能满足人们的需要。但同时,这似乎也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未来。我们的世界将布满监控;我们的世界,隐私不再是个有保证的权利而是变成了一个你必须去奋斗才能获得的特权。数据外泄,后门将会植入到你的家居系统,车辆也可能会被黑客入侵,所有这一切都将变成现实。

用正确的方式思考物联网似乎很难,因为当我们每次使用这个名词“物联网”时,实际上已经拉远了对这种转型的理解。的确,我们需要给“物联网”一个名字,但它可能也是“必要之恶”。不过,除了这个名字本身略显愚蠢之外,真正的问题在于它会引起人们的误解。物?我们真正的重点在于无处不在的互联,不仅仅是静态对象,而是服务、交互设备、传感器,还有人。

我们身边的全球科技正在快速发展,因此,当我们思考物联网(原谅我又使用了这个不太合适的词)时,应该这它放到更大的全球背景之中。可以说,这种“百年不遇”的技术革命正在各个行业领域里一展身手,比如能源,交通,金融,医疗健康和制造业。物联网是技术进步的必然结果,它把人们带入到一个网状互联的海洋,也势必会产生令人兴奋的影响。

硬件正在“进化”

在某种程度上,物联网的概念应该更大一些,你也可以称之为“硬件运动”。John Bruner是全球移动通讯系统联盟CEO,他认为,相比于20年前,互联网让信息变得更易于访问,让通讯变得更加便捷,现在,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物联网身上,因为它正在改变着我们的实体世界。通过物联网,“物”的世界变得更加民主化,而且拉平了传统制造流程——过去那种20世纪风格的大企业才能完成的生产,如今很多规模更小、更分散的企业和个人就能完成。

Bruner表示,硬件进化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软件的进步,过去我们解决问题大多依赖于硬件,而现在,不少问题都能靠软件得以解决。以前,类似3D建模这样的软件只能在大企业里应用,而现在很多小公司也能使用这种级别的软件。不仅如此,只要你有一台能接入互联网的电脑,就能获得很多强大的软件工具,当然,除了软件本身易于访问,很多线上免费教程和视频也帮助人们能够更好地使用软件。

除了功能强大的计算机,很多DIY设备的成本也变得更便宜,普及率也因此越来越高。这意味着,我们对传统设备制造思维需要有所改变了,对于传统制造业来说,绝大多数公司依然使用电脑对大规模生产进行控制,世界上很多地方也都采用这种方式。随着越来越多的创新出现,制造附加技术甚至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企业类型:此类公司不仅有快速制造反应能力,同时还具备高功能性和高协作性,并且能为其他企业提供服务。硬件开发正在变成一种灵活的操作;产品趋于小型化,而且产品推出的速度也更快,可以快速进行测试、分销。这种趋势不仅影响了电子行业,只要生产制造实体产品的行业都受到了影响。

另一个趋势则是创客运动,它让硬件创新变得更加普及,很多硬件业务爱好者和创业者都能参与其中。实际上,恰恰是在规模化的量产制造行业和创客运动之间,诞生了物联网。物联网之所以能够成为可能,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硬件制造能力有了极大的提升,也得益于呈指数级发展的高效通讯技术。

物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好。举个例子,几周前,一家名为Rockchip的公司实现了WiFi技术的革命性创新,他们在一个芯片卡上整合了内存和Wi-Fi系统,而且能耗比标准WiFi产品还低85%。从使用角度来看,这意味着现在可以开发出一款廉价WiFi兼容设备,只需使用一节AAA电池就能支持它运行35年。即便是现在,开发这种设备都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蓝牙技术可以支持类似的低能耗,但相比于WiFi,它依然算是一种比较落后的技术,因为WiFi的使用范围更广,而且能支持绝大多数设备的标准通讯需要。类似这样的技术,很快将变得越来越普遍,硬件制造商可以使用更小的电池,继而制造出人们真正需要的物联网产品。

相似性越来越小,差异性越来越大

大公司也不是傻瓜,他们知道物联网时代已经来临,也都迫不及待地想要跟上这股时代潮流,因为对于这些企业而言,要么抓住这个机遇,要么就会被彻底颠覆。

事实上,像谷歌和三星这样的行业巨头已经开始涉足物联网行业了,但大多数公司还没有跟上物联网的发展脚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苹果手表。很大程度上,这是一个设计问题。在科技行业里,尽管我们明知存在诸如此类的问题,但很多时候我们依然倾向于认为下一波创新和上一次有些类似。因此,当我们关注个人电脑和移动手机革命时,自然而然地觉得,下一波技术革命将会是更小/更好的屏幕。 但我们的屏幕似乎真的太多了。

David Rose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讲师,他认为,人们的生活绝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屏幕上,这个问题需要尽快解决。我们已经走到了这种特定技术路径的终点。Rose拿《魔戒》中比尔博·巴金斯的Sting剑作为例子,这把由精灵族制作的Sting剑主要有两个用途,除了能够杀敌之外,只要有兽族和地精靠近它就会发出蓝光预警。换句话说,这把剑是一个“被施了魔法的物体”。倘若在现实世界里找一个对应的物联网实例,那么雨伞可能是一个不错的对象,比如即将下雨或下雪时,雨伞的把手也会发出蓝光提醒,它也是一个“被施了魔法的物体”,因为这把雨伞是由LED灯、定位追踪传感器和接入互联网的天气预报服务组合在一起的。

物联网的设计问题也引发了企业的思考,他们希望了解自己该如何部署这个新技术。毕竟大多数企业很容易忽视自己所处行业领域里的变化,但是技术进步不会孤立发生。举个例子,对大多数国际货运公司来说,射频识别追踪(RFID tracking)技术看起来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技术 ,因为这些公司可以对他们供应链里的每个产品创建实时数字地图。

对于消费电子商品而言是个好消息,不是吗?这意味着企业可以提高工作效率,控制追踪购买他们产品的消费者。

不过,人们对此类技术的理解也存在问题,还是拿射频识别追踪技术为例,为什么要去追踪产品?如果有一种新制造技术出现,可以将供应链中的所有环节节点都省去,你会有产品追踪的必要吗?十年后,你可能会拿着授权供应商提供的产品图纸到附近电子商品店直接3D打印出来,然后隔天取货。这,才是消费者商品的发展方向。如果你是一家物流公司,那么最好多思考下如何利用物联网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而不是继续在供应链上纠结。

我们需要一部物联网权利法案

当我们讨论物联网时,通常最先会考虑技术,之后才会考虑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但是对于任何一种技术来说,都会涉及到伦理问题,这也是我们价值观和方法论的中心。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明白一点,那就是互联网是由极客们创立的。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有一个非常著名的Usenet新闻组,它是世界范围的新闻组网络系统,由成千上万个新闻组组成,囊括了整个互联网上几乎所有的电子论坛信息。一开始人们在论坛里聊国际象棋游戏,但渐渐地开始讨论软件、情色,以及其他内容。

尽管如此,起初技术先驱者们就是用这种方式来一起工作的。他们发现,互联网的核心理念就是开放性和合作性。互联网变成了一种民主工具,而随后政府和企业涉足互联网的主要目的则是要其中有很多有价值的信息。但总体来说,互联网的最初原则依然没有变过,人们也一直在争论互联网是否要保持中立性,以及网络是否应该扮演一个普通的信息承载者的角色。在互联网中,信息的一方不会比另一方用更高的价格来更快速的发送信息,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一旦我们对互联网分级,那么带来就是一个不够开放,不够自由,也不够民主的互联网了,而这,也不是创造互联网的先驱们所期望的。

同样地,物联网也应该如此。 limor Fried是创客浪潮里的扛旗人物,她认为,我们应该创造一个最低限度的物联网权利法案。比如,确保物联网的开放比封闭更好,确保设备之间的便携性,等等。我们必须确保消费者拥有设备里收集到的数据,而不是被企业获得、利用;所有的公共数据也必须要对公众分享。用户有权保护自己的数据隐私权,可以自己删除或备份由设备收集到的数据。我们还需要确保创造数据的个人获得一定补偿,而不是被那些利用个人数据的企业“剥削”。

当然,推出这样一个物联网权利法案还会引出其他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该如何界定公共数据和私人数据?”举个例子,如果我想偷偷找前妻,相关数据是否会被现任伴侣所掌握,还是只会被我自己所拥有?这些问题其实都非常重要,最终,我们会找到答案,政策制定者们会认真讨论相关问题,不过现在,这些问题讨论往往出现在一些网上论坛或兴趣主题社区里。

所以,先不要迷恋那些可连接设备,比如智能冰箱,智能刀叉,等等。但其实这些不过是装上传感器,连上互联网的设备而已,除了服务消费者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意义。这些产品由市场驱动,他们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无法关注物联网里一些更重要的问题。物联网是一种颠覆,我们也不应该循规蹈矩,当我们不再提及“物联”这个词时,真正的改变才会到来。

(编译:tino)

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爱财界小编

(原标题:[颠覆] 你所知道的关于物联网的一切都是错的)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站长

管理员专栏

晴空

晴空

明月

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