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海昏侯墓墓主或将揭晓,“南昌”之名来源于刘贺?

摘要:配合3月2日即将在北京举办的“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2月27日,考古队领队杨军主持了名为“揭秘海昏国”的讲座,论及墓园整体情况、重要出土文物性质、考古发掘与保护的过程等问题,还就一些考古实物进行了大胆而有趣地猜测。

左为出土的青铜雁鱼灯,右为出土的铜编钟。

3月2日至6月2日,《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将亮相首都博物馆。

2016年1月15日,随着海昏侯墓内棺被整体套箱送往实验室,关于这座大墓的信息公布暂时告一段落。一个半月的寂静之后,随着400件海昏侯墓出土文物被运至北京首都博物馆展出,关于考古进展的最新信息将被公开,人们对这座墓园的认识将更进一步。

2月27日上午,海昏侯墓墓园考古队领队杨军在首都博物馆主持了名为《揭秘海昏国》的讲座,介绍海昏侯墓的考古成果。2011年3月,他第一次从盗墓贼挖出的盗洞进入这座大墓,从此他与同事的工作就紧紧围绕于此展开。

这场讲座开始前3天,进场名额便已被预约一空,约300人的演讲厅座无虚席,另有不少考古、文博爱好者站着听完这场时长90分钟的讲座。讲座中,杨军系统地论及海昏侯墓园的整体情况、考古队的发掘缘起与发掘过程、重要文物的特点、对墓主身份的猜想等。其中有些为之前考古发现的汇总,部分为最新鉴定结论,还有一些大胆而有趣的猜测。

或许因为海昏侯墓的内棺考古进展将于3月2日在展览开幕同时公布,杨军在讲座中并未提及最新的、打开内棺之后的考古发现。此前,江西省博物馆已经展示过120件海昏侯墓出土文物展,在当地引起很大轰动,排队进场的观众几乎将博物馆围了一圈。这次,首都博物馆将展出的400件文物中,包括刚刚出土的内棺文物。

2015年11月,墓园航拍

墓主很可能是刘贺

海昏侯墓墓主身份一直牵动着人们的神经,墓葬的形制、出土文物所透露的信息总让人格外关注。此前的考古发现中,专家认为:“海昏侯墓墓主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的可能性很大。”在讲座中,杨军再次提及这种观点。他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列侯墓,但又有一定的特殊性,这可能与墓主的特殊身份与经历有关。

此前,墓中超越列侯丧葬规制的三堵编钟与车马坑将专家的视线投向刘贺。但另一方面,墓中出现了一些特征符合列侯等级墓葬的规制,比如,封土的高度。“整个墓葬建在墩墩山山顶,封土高约7米,相当于汉代的三丈,也属于列侯等级墓葬应有的封土高度。这与墓葬中发掘的文字资料和文献能够对应。”杨军说。刚刚进入墓室时,杨军曾怀疑墓中可能出现“黄肠题凑”,即皇帝或经特许的贵族专用的葬式。但后来发现,这部分建筑构件被改造成为通道。“可能是原本想用,但最后下葬时还是放弃了。”他推测。

首先,根据考古地层学原理,专家通过解剖发现,2号墓的土层有一部分压在海昏侯所在1号墓的边缘。从考古学的层位学出发,杨军提出:2号墓下葬的时间晚于1号墓,即侯夫人晚于海昏侯去世。夫妻两人共用了一个总面积为4000平方米的礼制性高台建筑,包括寝殿、祠堂。寝的边长为10米,祠堂东西长14米,相当于汉代的六丈。杨军认为,祠堂的长度能够说明海昏侯在下葬时是否僭越。他指出:这个墓园是具有祭祀系统的,但是对于寝和祠堂,最终的用途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2015年11月,工作人员正在主墓做清理等扫尾工作  摄影/孙行之

5号墓墓主为海昏侯之子?

海昏侯墓是以侯与侯夫人墓为核心的墓园。除海昏侯夫妇的两座墓之外,墓中还有7座陪葬墓。对于附葬墓,目前专家有两个观点:根据诸侯王的发掘材料,一般认为,墓园中的其他墓应该属于侯妾,但是5号墓显得有些特殊,虽然也是一棺一椁的形式,但从其中出土的一柄玉剑来看,5号墓的主人可能是男性,即海昏侯的家族成员。

根据史料记载,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去世之后,在皇帝任命第二代海昏侯诏书下达之前,刘贺即将继位的儿子便已去世。紧接着,第二个儿子也夭折了。当时朝廷认为:这是天要亡昌邑王族,因而再行封侯的诏书始终未下达。直至10年后,朝廷才又任命刘贺的一个儿子为第二代海昏侯。所以,很多专家推测,这个墓属于海昏侯之子。目前,5号墓的棺椁也被送往实验室,答案将随着考古工作的推进被揭晓。

378件马蹄金和金板的出土是相当难得的。在出土的大马蹄金上,考古工作者通过清理后发现:上面有“上”、“中”、“下”三种单个文字。江西省考古所所长徐长青曾说:这些单个文字和金器上一些成段文字与墓主身份息息相关。这些金器也将在几天后亮相特展。

墓中出土了378件马蹄金和金板,相当难得

“南昌”之名或来源于刘贺

基于海昏侯墓出土的大量金器,杨军猜测,墓主储备黄金的初衷很可能与他的故地昌邑的向往有关。第一代海昏侯刘贺曾经是昌邑王,封地在今山东济宁一带。在做了27天皇帝后,他又被权臣霍光推翻,废黜之后,不得不带着家人迁往江西,被封“海昏侯”。

成为列侯之后的刘贺再也无法接近政治中心,去长安宗庙祭拜自己的先辈。对此,刘贺颇为郁闷,他一心希望再次成为昌邑王,获得去宗庙祭祀的权利。杨军猜测,刘贺对财产的积累可能是为了自己再次回到长安奉祀宗庙做准备。终其一生,刘贺都没能够再次当上“昌邑王”。去世之后,他生前积累的黄金被全部放入墓葬。

海昏侯墓中发现的灯具、漆器都有制造时间和制造者名字。其中,还有最早关于“南昌”两字的实物资料:青铜豆形灯。南昌建城应该是在汉高祖时期,但究竟其名称有何来历,一直有几种说法。基于海昏侯墓的考古发现,杨军提出了又一种猜测:刘贺虽被汉宣帝贬为海昏侯,一直向往恢复“昌邑王”的身份。在这种情况下,刘贺很可能将从前待过的山东称为“北昌邑”,将自己当下所处的江西鄱阳湖畔的都城称为“南昌邑”。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在随葬品中既有“昌邑”年款的器物,同时也有铭刻“南昌”二字的豆形灯。

青铜豆形灯

西汉人用芋头制酒?白酒的历史或向前推1000多年

杨军推测,从海昏侯墓的情况看,墓葬的构造应该是他生前住宅的微缩景观。墓葬的布置按照功能分区:北藏阁是反应墓主身前经济情况的,其中有乐器库、库粮、钱库;东藏阁则有酒具库、炊具库、粮库。杨军认为,这样的排布情况是古人“仓廪实而知礼节”、“民以食为天”观念的佐证。同时,每一个藏阁都有功能分区,每一个分区都有一片木牍作为签牌,写明储存物品的名称、编号以及包装方式。

针对粮库中遗存的粮食,中科院专家对此做了鉴定,得出的最新结论是:其中的粮食以稻和粟为多。“这说明海昏侯所处的时代,小米还是一种财富的象征,也可能是国家重要的储备粮。”杨军说。

此前,北藏阁出土的青铜“蒸馏器”也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杨军介绍,目前,称其为“蒸馏器”是“一种直觉上的推论”,也有人认为是制作果汁或果酒的器具。对于其中的残存物,中科院专家给出的最新结果是:芋头。“如果西汉就能够蒸馏白酒的话,那就是将白酒的历史推进了1000多年。所以应该相当审慎地加以推论。”他说。

青铜“蒸馏器”中的残存物可能是芋头

竹简记录了《论语》、《易经》以及“房中术”

主墓西藏阁排布着衣饰库、武库、文书档案库,其中出土了4000-5000枚竹简,还有木牍。木牍主要是海昏侯和侯夫人给皇帝上奏的奏章副本。“我们很期待从中看到与海昏侯身前活动有关的资料。”杨军说道。

杨军介绍,出土竹简目前正在实验室进行保护和整理。但从红外扫描的情况看,竹简所承载的文献大概可以分为几大部分:《论语》、《易经》、《礼记》、方术以及一些医术。长沙马王堆出土竹简有关于“养生方”的内容,与之相似的,海昏侯竹简医术部分也有关“养生”与“房中术”的内容。除此之外,竹简中还有一部分“赋”,介绍了墓葬建造情况,对人们了解当时的墓葬建造十分有用。

责任编辑:苏小苏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站长

管理员专栏

晴空

晴空

明月

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