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人文书店跨界住宿,让书房成为“书·房”

摘要:而之所以加入“城市之光”,是因为和书店本身“不灭的理想,不关灯的书房”的理念非常契合。创始人吴清友曾说,“请不要简化实体书店,请不要一直用诚品是一个书店来做比拟。”基于对文化的热爱,对书店的情怀,“城市之光”转化为一个可持续的商业项目,或许会为更多人文书店开启多样化经营的想象力。

上海Mephisto书店

书店一角

书店住宿

潘采夫曾有一个突发奇想:书店是最美的住宿形式,可以让书店老板成为房东,接待热爱读书的背包客吗?这个梦想在欧洲早有起源,巴黎的莎士比亚书店,杂乱的书籍中,有一张海明威等作家栖身过的单人小床。那是垮(掉)派作家在巴黎的聚点,也是全世界文艺青年的“麦加”。

泉州风雅颂书局的创始人连真也看到了情怀落地的可能性。作为驴友的她每到一个城市,都要去两个地方:书店和小吃街。“有时候找有名的书店要很久,但待不了多长时间,又要赶去下一站。如果把书店当成这一天的最后一站,看书、歇脚,然后倒头大睡,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种体验。”

这和潘采夫的想法不谋而合。去年,他刚从媒体人转型为民宿短租分享平台小猪短租的副总裁,曾设想过诸多不靠谱的计划,比如,睡在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下、住进敦煌废弃的石窟里、让无家可归者在教堂小住,但书店老板把客人迎进店门,安顿其睡在一角的小床,并随手推荐一本书,这样的场景,仍然是他认为的最美好的住宿方式。

不过,受电子书和线上电商的影响,实体书店的日子并不好过。这两年分享经济涌现,受Uber、Airbnb启发,上海Mephisto书店的创始人吴志超和其他三个合伙人,试着拿出书店的一两间房间用作住宿,还可以部分覆盖书店的运营成本。一般,书店会在晚上10点打烊,下午1点开门营业。这整个时段内,书店内的空间都属于客人,可以用作大客厅,会客、聊天,还有自助的咖啡、茶。吴志超认为,与其说Mephisto是一家书店,还不如称为“书·房”更为贴切。

书店住宿拓展了住宿的可能性,不再是通过标准化酒店、公寓的方式来实现。而短租分享平台的加入,使出行人在空间、地理位置和房东上有诸多选择,为人与人的连接创造了无限的自由和可能性。

但这样的跨界,中国的书店老板会支持吗?去年10月,潘采夫动车南下,开始了“城市之光”计划的推广之旅,一周之内走遍南京、杭州、扬州,后来又专程去到厦门和泉州。日前,在“城市之光”发布会上,小猪短租联合Mephisto等全国九个城市的十家人文书店一起打造特色住宿项目,如此大规模的书店房源集体上线在国内尚属首次。未来,不熄灯的书店或许将成为普遍现实。

武汉文泽尔私人图书馆

南京国际青年城市书房

泉州风雅颂书局

跨界成本并不高

十家书店各具特色,住宿空间也风格迥异,既适合背包客,也适合文艺青年。

西安回音公园概念书店的跨界,涵盖咖啡馆、音乐会、图书会等活动,店内充满文艺气息,吸引的群体也是偏年轻、爱阅读的背包客、大学生等。“跨界,说白了就是创新,打破常规。”其创始人沈洋说,跨界住宿,除了利用书店夜间打烊的闲置空间,更为重要的是,让住宿的客人通过感受书店氛围,向更多人传达好口碑。

因为营业三四年来,积累了不少客户,举办过一些活动,让书店刨去成本略有盈余。沈洋表示,即使没有住宿,书店也可以正常运营。住宿是锦上添花,而且价格标的很低。“最后要是偏离书店,直接搞成住宿,那就没有意思了。”

如今,实体书店作为建构城市文化生态的有机个体,承载了越来越多的含义。人们到书店不止于购书,还期望有读书会、图书发布会、喝咖啡、会友等,书店已经成为多用途的公共空间。吴志超认为,大多数书店会选择跨界,比如卖咖啡、周边产品、办活动,甚至放映电影、经营花店,虽然方式各种各样,但本质相同,用挣钱的买卖来养不挣钱的事。

这样的跨界也让Mephisto书店尝到了甜头,从最初两月平均出租约十单、三分之一的入住率,到现在基本达到一半甚至三分之二。吴志超提到,从去年12月起,仅仅住宿这一块,已经能够完全覆盖书店的房租,而且略有盈余。“可能早个三年,也想不到住宿,即便想到这一方式,但是没有线上的网络预订和传播,效果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好。某种程度上,这可以当成‘互联网+’或O2O结合的项目。”他说。

其实,让书店可以接待住宿,这项计划的成本并不高。据潘采夫介绍,书店的额外装修由小猪短租和书店共同完成,前者可能是送来一张床,或是一个帐篷。不同于普通房源向房东收取10%的佣金,“城市之光”项目不收取书店经营者佣金。今年,小猪短租计划在全国范围与100家书店合作住宿业务,目前已经有不少书店申请加入。

南京二楼南书房

书店住宿

新城市之光?

跟其他九家书店不同的是,南京二楼南书房在去年4月开业之初,就着意打造“不关灯的书房”,24小时对看书的市民免费开放。创始人陈烨称,书店有点公益性质,本身就是24小时开放,住宿只是增加了一项功能。而之所以加入“城市之光”,是因为和书店本身“不灭的理想,不关灯的书房”的理念非常契合。

所有参与这个项目的书店创始人都认为,跨界住宿并不单纯将其作为重要的盈利增长点,更多的是为了让书店能够长期运营下去。陈烨在谈到“城市之光”激活了书店打烊后的夜晚时间、增加书店收入之外还提到,这个项目变相帮助其他城市塑造了24小时书店,非常具有社会意义。

书店是一个城市的光,是一个城市智慧的地方。在思想碰撞、阅读体验、分享交流互动等方面,线下书店有很多难以取代的优势,阅读不仅仅是接受文字信息,更多的是满足这些需求。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人文书店作为城市文化生态的有机个体,需要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帮助它们生存和发展。通过市场化方式推动书店住宿的跨界,也是为了让更多人理解、认可共享型经济。

事实上,寻求多元化跨界经营,早就是书店生存的必然形式。1989年,诚品书店在台北开了第一家以人文艺术为主的实体书店,并将画廊、艺术空间、文创产品融入其中。后来以举办文学讨论会等活动,成为具有影响力的文化交流之地。2010年,诚品计划定位“生活产业与文创平台”,除诚品书店外,另有8个关联项目,以及多个自营的服饰、餐饮品牌。创始人吴清友曾说,“请不要简化实体书店,请不要一直用诚品是一个书店来做比拟。”

按照吴志超的话来说,书店跨界是必然的,未来的跨界只会随着想法的多元,出现越来越多的形式。单纯卖书不会是书店的发展趋势,取而代之的肯定是能够让人有更好线下体验的东西。基于对文化的热爱,对书店的情怀,“城市之光”转化为一个可持续的商业项目,或许会为更多人文书店开启多样化经营的想象力。

责任编辑:苏小苏

(原标题:人文书店跨界住宿,让书房成为“书·房”)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站长

管理员专栏

晴空

晴空

明月

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