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版方案持续提:上海自贸区要加快探索离岸税制安排

摘要:日前获批并公布的上海自贸区第三版建设方案,再次提出探索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离岸税制安排。

日前获批并公布的上海自贸区第三版建设方案,再次提出探索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离岸税制安排。

根据《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下称《全面深化改革方案》),上海自贸试验区将适应企业参与国际竞争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需求,在不导致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的前提下,基于真实贸易和服务背景,结合服务贸易创新试点工作,研究探索服务贸易创新试点扩围的税收政策安排。

事实上,上海自贸区2013年的总体方案就提出,“在符合税制改革方向和国际惯例,以及不导致利润转移和税基侵蚀的前提下,积极研究完善适应境外股权投资和离岸业务发展的税收政策”。

2015年4月发布的《进一步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中,也涉及相关内容,要研究完善适用于境外股权投资和离岸业务的税收制度。同时增加了“调整完善对外投资所得抵免方式”的内容,意在推动对外投资,减少双重征税。

不仅如此,与2015年上海自贸区深改方案同时发布的广东、天津、福建三个自贸区的总体方案都提出,积极研究完善适应境外股权投资和离岸业务发展的税收政策。

而在第三批自贸试验区的总体方案中,也都提及“在符合税制改革方向和国际惯例,以及不导致利润转移和税基侵蚀的前提下,积极研究完善境外所得税收抵免的税收政策”。

随着自贸区的发展,离岸业务和离岸功能的拓展更加得到注重。朱民表示,目前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和领域不断拓展,上海自贸试验区具备发展离岸税制的条件,并且在具体实践中,已经遇到了类似需求。

我国目前已经到了要深入参与全球竞争的阶段,企业也有走出去参与市场竞争的意愿。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境内投资者全年共对全球164个国家和地区的7961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1299.2亿元人民币,折合1701.1亿美元,同比增长44.1%。

上海自贸试验区目前也已经成为全国各地企业走出去的桥头堡,截至去年底已经办结境外投资项目累计1577个,其中中方投资额累计546多亿美元。

事实上,此次全面深化改革方案也提出,上海自贸试验区要创新合作发展模式,成为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推动市场主体走出去的桥头堡。

要成为“一带一路”桥头堡,上海自贸区不仅要增强“一带一路”金融服务功能,还将创新经贸投资合作、产业核心技术研发、国际化融资模式,探索搭建“一带一路”开放合作新平台,建设服务“一带一路”的市场要素资源配置功能枢纽。

南京大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刘志彪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与向东开放加入美欧日为主导的全球价值链根本不同的是,向西南方向开放的“一带一路”倡议,建立的是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在这条全球价值链上,中国将处于龙头、高端、“链主”或发包者的地位,它背靠的是中国巨大的内需市场、丰富的产能以及巨额的资本形成能力,从事的主要是技术研发、产品设计、市场营销、网络品牌、物流金融等非实体性高端服务业活动。

因此,这条崭新的全球价值链是中国高水平全方位开放的新空间、新纽带和新载体,是中国经济增长实现中高速、产业发展迈上中高端的基础。

应该怎么实施向西南开放的战略?刘志彪说,就是要利用自贸区给的制度创新条件,依托于中国巨大的内需基础,沿着“一带一路”建立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以这个价值链来转移中国丰富的、有竞争力的资本和产能。

对于上海而言,就是要成为跨国企业的总部基地,以跨国企业来实现全球价值链的重新布局。“跨国企业就是‘一带一路’上全球价值链的‘链主’”,刘志彪说。

由此,也就带来了巨大的离岸业务税制创新的需求。

“上海自贸试验区总体方案、深化方案和全面深化方案都提出探索离岸税制,说明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朱民在4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为推动离岸业务发展,很多国家都有相应的税收优惠政策。例如,法国企业到了海外就执行当地税收制度;日本企业的海外资产总体大于国内,因此日本非常鼓励海外资产回流到国内,并制定了专门政策。

不过,税制改革牵一发动全身,改革难度较大。不仅要有税制的框架,也要有可执行的操作办法。如果执行成本高于税收差异,那么税制改革就很难执行。

朱民表示,目前上海自贸区离岸税制改革已经有初步进展,依托服务贸易创新试点政策,上海自贸区在研发、中医药等四个领域已经拓展了税制范围,参照15%的所得税税率执行。

朱民表示,接下来上海会进一步拓展享受服务贸易创新试点的范围,同时在离岸税制的具体实施方法上进行探索,希望加快推进相关制度的研究。

责任编辑: 李晓峰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