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诺奖得主罗伯特·希勒:加息后美国股市和楼市价格走低的风险较高

一财网 2015-12-17 20:40

希勒认为升息的影响不会马上显现,市场需要花费一段时间来习惯货币政策走向常规化。但是由于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长期处于超低利率环境,当零利率时代终结后,可能引发资产价格的一轮“重新定价”。在他看来,“我们很难预测重新定价的结果,不过我认为股市和楼市价格走低的风险很高。

北京时间12月17日凌晨3点,美联储结束年内最后一次公开市场委员会(The 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以下简称FOMC)会议,发布声明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从0-0.25%区间上调25个基点,至0.25-0.5%。至此,始于2008年12月,维持了长达七年的超低利率政策宣告结束,美联储正式进入常规化货币政策进程。

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在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有信心美国经济将继续改善,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已经下降。美联储相信低通胀的情况是暂时的。首次加息后,美联储将继续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耶伦强调加息步伐完全取决于经济数据,并非每次加息幅度都会相同。会议声明中的点阵图(dot plot)显示联储委员平均预计2016年底前基准利率有望达到1.375%,也就意味着2016年加息的次数在三至四次左右。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经济系教授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经济系教授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的时候表示,美联储加息之靴终落地向市场释放出“回归正常”(back to normal)的积极信号。

希勒认为长期维持接近于零的超低利率水平,这在历史上也相当罕见,本身就是“非正常”的。他以日本为例:“日本央行长期维持超低利率政策,有些人认为美国或许也将如此。”在1999年至今的大部分时间里,日本央行长期实施零利率+量化宽松的超宽松货币政策。经济增速未见明显起色,却同时面临货币政策空间收窄,升息变得愈发艰难的困境。

相比之下,2015年的前三个季度美国经济增速分别达到0.6%、3.9%和2.1%。虽然美国依然在经历着大萧条后最缓慢的经济复苏,但经济大环境已趋于正常,应该有与之相匹配的、正常的利率水平。

早在今年6月,希勒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股票和房地产市场存在泡沫风险,他甚至点名旧金山地区楼市泡沫明显。波士顿联储主席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也曾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超低利率维持的时间过长将加重经济失衡的风险。

自2009年4月跌至低位以来,标准普尔/凯斯-希勒(S&P/Case-Shiller)20大城市房价指数至今已上涨超过30%。美国股市更是气势如虹,2009年至2014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涨幅分别达到200%和300%。希勒表示自己对此感到有些担忧,但也笑言自己依然持有股票和房产。

加息将对资本市场和美国经济将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个问题对经济学家而言既有趣却又难以回答。

经济学理论认为,当短期国债利率上升时,与风险更高的股票投资产品相比,低风险的短期债券吸引力将增强,也即意味着股票市场价格将开始走低。同理,抵押贷款利率的走高也会令房地产市场承压。

可惜,现实和理想总有差距。以历史标准来看,当前美国的货币政策处于非常罕见的阶段——可能要追溯到大萧条后或是二战时期,才能找到超低利率维持如此长时间的相似例子。而当年的经济形势和外部环境也与现在大相径庭,使得预测市场反应的难度大大提高。

希勒认为升息的影响不会马上显现,市场需要花费一段时间来习惯货币政策走向常规化。不过,由于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长期处于超低利率环境,当零利率时代终结后,可能引发资产价格的一轮“重新定价”(revaluation)。希勒说:“我们很难预测重新定价的结果,不过我认为股市和楼市价格走低的风险很高。”

最后,他不忘补充道:“我不想危言耸听,预测本身就是很高难度的。”

编辑:王新岗

更多精彩内容
关注爱财界微信号

名家专栏

钱克锦

媒体人

社论

专栏作家

禅宗七祖

专栏作家

柏羽

时尚人士

林采宜

经济学家

高翰

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