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世界互联网大会论道金融信息服务 正面临黄金发展期

一财网 2015-12-16 22:51

进入大数据时代,每个人都在成为金融信息的制造者、反映者和消费者。作为整个金融体系的传递神经“金融信息服务”,正在经历哪些变化?现在的投资者到底对什么样的金融信息服务“买账”?

进入大数据时代,每个人都在成为金融信息的制造者、反映者和消费者。作为整个金融体系的传递神经“金融信息服务”,正在经历哪些变化?现在的投资者到底对什么样的金融信息服务“买账”?

在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互联网+”论坛“互联网金融创新与发展”议题上,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CEO周健工、彭博全球执行副总裁KevinSheekey、汤森路透集团全球首席客服官MarkSchlageter、万得资讯董事长陆风、上海大智慧董事长张长虹展开了一场讨论。

方式多样化

在分秒必争的投资时代,如何给投资者提供更好的金融信息服务?五家拥有不同产品和业态的公司各有招数。

汤森路透的做法是“开放平台”。

汤森路透全球首席客服官MarkSchlageter表示,汤森路透目前主要提供全面的金融信息服务。“特别是对投资者来说,汤森路透要有一个开放式的平台,这一开放平台能够使其他合作伙伴来提供应用的软件,搭建自己的平台。”

MarkSchlageter说,现在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软件供应商能够运用汤森路透的信息来让更多的用户参与进来,这其实也是一种“普惠金融”。

而彭博全球执行副总裁Kevinsheekey则认为,金融信息服务关乎“数据的质量”。彭博的做法则是把各国的央行还有金融机构联系起来,并不为单独的用户提供服务。

和彭博、汤森路透两家类似,第一财经传媒既有媒体的性质,也有金融信息服务的性质。

在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CEO周健工眼里,金融和商业的媒体对于一个有效和透明的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非常重要,“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所有的金融中心都有一份在全球有影响力的金融媒体,第一财经非常想扮演这样一个角色。”

周健工提到,最近阿里巴巴投资了一财,让一财对财经媒体有了新认识。

“首先我们觉得财经媒体一定要向数据服务和信息服务这个方面建立起这样一个业务。”周健工说,因为阿里巴巴进来之后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能够补上财经媒体所缺乏的技术。

“许多媒体在谈到技术的时候,其实他们有一种恐惧。我觉得在这一点,我们现在建立起这样一种自信了。”周健工说。

他同时透露,第一财经最近建立了一个媒体实验室,希望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和大数据的技术彻底改造一下编辑部,使得第一财经能够处理大量的及时的财经信息,帮助用户及时做出决策。

此外,第一财经最近推出了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刚刚公布了50份覆盖中国主流消费市场的大数据商业报告。这也是大淘宝平台首次发布全局性和系统性的消费级大数据内容。

而在张长虹看来,移动互联网对于用户信息服务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它的的普及性已经变成所有人生活的一部分,大智慧的用户本质不是为了看信息而看信息,“怎么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比如能够实现交易,能够实现跨平台的服务,能够实现风险管理,也能够给市场提供包括价值的再输出,这是很重要的一块。”

而在万得资讯董事长陆风看来,金融信息服务正在发生两大变化。

一是人们对于金融信息整个的需求已经开始发生比较大的转变。“原来可能是一种传统的熟悉的信息,要的是金融和经济领域里面的数据,可是今天因为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发展,专业投资机构的需求走向了全社会。”陆风说

而另一个变化则是,原来的数据可能只是一个结构化的或者是收集很齐全,但是现在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些数据以后,还需要通过智能分析数据和建模,为投资者提供更有价值的,或者说更准确、及时和更个性化的数据要求。

“未来投资的时候跟你竞争的不是人了,是一台机器。”陆风判断。

挑战和机遇

现在的金融信息服务行业正值黄金发展期,而中国的金融信息服务如何“走出去”影响世界同样重要。

业内人士判断,中国经济很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而且从近年的趋势看,中国的对外的投资,包括个人对自己的资产配置进行跨国的资产配置,都在成为明显的趋势,这个时候他们对信息的需求量同样巨大。

“我想在一个全球的市场上,中国是一个重要的参与者。除了有汤森路透、彭博还有其他知名的财经媒体,中国也需要一份中国的财经媒体能够走向全球,帮助中国的企业,帮助中国的金融机构,帮助中国的个人在全球进行有效的资产的配置。”周健工表示,第一财经愿意跟其他的全球财经媒体一起来服务中国的全球投资者,而全球的这种财经信息的服务不仅仅是英文的天下,相信将来也是中文的天下。

12月16日上午,哈萨克斯坦总理用中文做了一篇非常精彩的演讲。随着中国经济在全球的影响力扩大,以及给全球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带来的机会,相信全世界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用中文来获得更多的财经信息。

张长虹也表示,大智慧目前在海外的五个公司,一个人都没有派,但是每年成长30%。这背后源自充分的信任,而这样一个模式有可能会得到更强的一个复制。“一个是大型的国家级媒体要走出去,另外就是服务型、技术型的企业也要走出去,这样桥梁才能更接地气,又能够高大上。”

而在国际化的大机遇背后,面对海量的大数据,如何能够准确反映金融和资本市场的现实,及时帮助用户做出判断,金融信息服务仍面临挑战。

在周健工看来,在进入大数据时代,面对这样一个人人都成为一个信息的这种制造者和反映者和消费者的时代,对于信息的处理能力可能是远远超出非常结构化的金融数据的处理能力。

“比如需要一个消费者不仅仅进行交易,还对一个产品的反映,对于这种差评、好评,如何通过社交渠道传递给别人?比如说一个商家,还有行业,还有地域,尤其是在移动的时代,所以数据非结构化的情况非常的明显。”

周健工认为,作为一家财经媒体,在面对这样丰富的数据时,“怎么去起到在过去财经媒体所起到的作用,能够准确反映这样一个金融和资本市场的现实,非常及时的怎么做出判断,怎么及时帮助你的用户做出决策,这点是非常大的挑战。”

他提到,目前第一财经提出了“资讯+视频+数据”的未来信息服务的方向。“我们用最好的技术对它们进行搜集、储存和加工,然后根据客户的需要去提供他们最好的体验,我觉得这个非常开放的过程,我相信技术能够帮助第一财经成为一个在大数据时代的媒体。”

而张长虹也提到,目前大智慧每天使用用户大概有1000多万,“我们这样一个用户群提供什么服务,个性化在哪里,后台数据处理的能力,后台能不能给用户提供最快速、最及时个性化的一个服务,所以所谓的云处理和前端、终端的个性化,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挑战。”

而陆风则认为,整个中国的金融信息服务行业已经走向了连接和智能的时代,金融信息服务就是要把整个互联网上的所有的连接的数据为金融行业服务所用,“有了这样的一个连接以后,通过我们的技术,通过我们的语义,通过我们的深度机器学习做出一些智能化的客户所需求的东西,这是我们在产品上面怎么样去创新,更好服务客户的一些想法。”

此外,陆风还提到,中国的金融信息服务行业处于一个刚刚开始的阶段,“希望我们的政府对于它的扶持力度要增加一些。此外,这个行业非常稚嫩,知识产权保护也非常重要。”

编辑:王新岗

更多精彩内容
关注爱财界微信号

名家专栏

钱克锦

媒体人

社论

专栏作家

禅宗七祖

专栏作家

柏羽

时尚人士

林采宜

经济学家

高翰

媒体人